中新网漳州4月7日电 (张金川 龚雯)凛冬出征,暖春回家。坐在回家的大巴上,福建漳州第一批驰援湖北医疗队队员们激动欢呼道:“回家的感觉真好!”

7日下午3时许,漳州市首批驰援湖北医疗队乘坐专车,从漳州东高速路口缓缓驶入。漳州市交警支队机动大队警车、22辆漳州铁骑以最高礼遇,迎接护送他们归来。

该研究表明,SHC014 冠状病毒的表面蛋白具有结合和感染人类细胞的能力,这证实了人们对该病毒(或蝙蝠中发现的其他冠状病毒)可能无需经过中间宿主就能直接感染人类的担忧。

本来,这两篇学术论文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但是在一些莫须有的猜测之下,舆论场就产生了不少阴谋论的声音。

他的父亲吴耀怀表示,看到儿子平安回来很激动,也很自豪,“希望他继续发挥自己的能量,照亮他人。”

因此,文章对 “认为 COVID-19 并非自然起源” 的阴谋论表示强烈谴责。

而这些结论也得到了美国国家科学院、工程院、医学院的院长们及其所代表的科学界人士的来信支持。

1 月 2 日确定新冠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 1 月 5 日分离得到病毒毒株; 1 月 9 日完成国家病毒资源库入库及标准化保藏; 1 月 11 日作为国家卫健委指定机构之一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交了病毒序列; 1 月 26 日起,累计检测疑似新冠肺炎病人咽拭子样本约 4000 份……

文章还强烈谴责称,阴谋论除了在抗击疫情期间制造威胁全球团结力量的恐慌、谣言、偏见外,一无是处。

车队进入市区,漳州市民们自发来到道路两侧,向逆行英雄们挥手示意,以最大的热情迎接“抗疫战士”凯旋。漳州宾馆的欢迎仪式现场,思念他们的亲友和同事早已守候在此,用声音跨越距离,为白衣战士们接风。

仅凭借短插入片段就声称新冠病毒起源 “不太可能是自然界偶然发生” 已经让人高度怀疑,这是弄丢钥匙却只在路灯下寻找的经典做派。这个世界已经足够可怕,我们不需要错误的分析来激起阴谋论。 

历经72天,医疗队员们纷纷表示,回家最想要做的,就是尝遍漳州美食,卤面、海鲜、妈妈做的饭菜,均是他们“日思夜想的家乡味道”。

研究人员在论文中指出,新冠病毒 S 蛋白中的立体结构上 4 个插入位点恰好与动物细胞膜上的病毒受体 ACE2 相互结合,这 4 个插入位点能够让新冠病毒更好地入侵动物细胞,使其和 HIV 病毒具有相似的感染能力。

Bart Haagmans,鹿特丹伊拉斯姆医学中心病毒学家

该研究使用 SARS 冠状病毒骨架和来自中华菊头蝠的 SHC014 冠状病毒表面蛋白进行工程化改造,在实验室创造了一种杂交冠状病毒,这一冠状病毒可以感染人的呼吸道细胞,并能引起小鼠疾病。

罗格斯大学分子生物学家兼生物防御专家理 Richard Ebright 认为:这项工作的唯一影响是在实验室中创造了一种新的非自然风险。

不久,身处阴谋论旋涡之中的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也发声表示:

文章还表示,世界多国的科学家都分析了病原体“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 2 型(SARS-CoV-2)”的基因组,并公开发表了分析结果——这些结果指向了一个共同的结论:

2019 新型冠状病毒是大自然给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我石正丽用我的生命担保,与实验室没有关系。奉劝那些并传播不良媒体谣传的人、相信印度学者不靠谱的所谓 “学术分析” 的人,闭上你们的臭嘴。

Jonna Mazet,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流行病学教授

冠状病毒的起源于野生动物。

文章表示,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来自中国的科学家、公共卫生从业者和医务人员,务实、高效、迅速查明病原体,采取重大措施降低疫情影响,并与全球健康界分享成果,做到了信息透明化;然而,它们却遭受有关疾病起源的谣言和虚假信息的不良影响。

雷锋网注意到,在这篇论文的共同作者,就有 SARS 源头发现者石正丽。

欢迎仪式上,龙海市第一医院主管护师张民元代表医疗队汇报“战绩”:医疗队奋战在武汉中心医院4天,两次请战进驻武汉金银潭医院41天,累计收治患者246例,其中重危病人73例,治愈出院165例。实现了患者“零死亡”,工作“零投诉”,治愈“零复发”,队员“零感染”,救治“零事故”。

回首过去一个多月的艰辛付出,我们问心无愧!

铁骑护航返回医疗队员。张金川 摄

在信中,武汉病毒研究所陈述了自己在新冠病毒联合科研攻关方面的作为:

很明显,这篇研究是在暗示,病毒是人为操作的。

“家乡亲人、同事的加油鼓劲温暖着我。”医疗队队员吴伟强此时终于见到了父母,紧握着父母的手,这个大男孩声音有些颤抖,“其实有很多话想跟爸妈讲,但不知怎么说出口。”

我们支持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的呼吁,要推进科学论证和团结,拒绝谣言与揣测。我们希望所有的读者以及中国所有科研和医务人员知道:在这场病毒阻击战中,我们与你们同在。 

雷锋网了解到,这里所说的 S 蛋白(即 Spike Protein),其实也叫做突刺蛋白,它是帮助新冠病毒和宿主受体 ACE2 结合的重要纽带。

如果病毒从实验室逃脱了,那么谁也无法预测其发展轨迹。

但是,很快,这种阴谋论被重重打脸了。

举办简短的欢迎仪式。张金川 摄

“与患者们共度这段艰难时期,十分难忘。”医疗队队员、漳州市中医院护师游岚岚感慨道:“刚到时,武汉‘封城’一片寂静,离开时已渐现往日生机,想到这其中有自己的一份贡献,便感到值得。”

全球 27 名科学家联合发声,反对阴谋论

5 年前的争议研究论文

据悉,漳州市第二、第三批支援湖北医疗队30名队员已于4月1日平安返回,最后一批将安排在4月14日返回漳州。(完)

阴谋论虽很难消除,但也不能听之任之,阴谋论会误导民众,往往意识形态浓厚,与狂热的民粹主义结合,阻碍了对疫情防控和对真正有用问题的关注,并且阴谋论容易否定专家在专业问题上的话语权,最终会影响社会公共安全。

Peter Palese,美国西奈山伊坎医学院微生物学系教授兼系主任,曾建立了首批甲型,乙型和丙型流感病毒的遗传图谱

而石正丽对 Ralph Baric 团队论文的参与,又让某些阴谋论者认为:这一次的病毒就是由武汉病毒研究所人为创造出来的,并且是从该研究所的 P4 实验室泄露出来的。

2 月 19 日,《柳叶刀》杂志在其网站发表了一篇由 27 名科学家联合署名的通讯文章,文章表达了对中国科学家、公共卫生从业者以及医务人员的支持。 

尽管有无比清楚的事实论据和多个国家科学家的鼎力支持,可以想见的是:在疫情真正的结束之前,阴谋论恐怕还会继续存在。

2 月 19 日,武汉病毒研究所发布了一封《致全所职工和研究生的一封信》表示网络中流传的谣言,比如说新冠病毒源于人工合成”“病毒是从 P4 泄露的”“军方接管 P4”“某研究人员因病毒泄露死亡”“某研究生是‘零号病人’”“某研究员实名举报所领导” 等对该所的科研人员造成了伤害。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质疑声音越来越多,发布论文的印度研究团队已于 2 月 2 日宣布,将撤回这一论文版本。

回到医疗队员各自所在医院,早早等待着的同事、家属们呼喊“欢迎回家,致敬英雄”口号,高举“江汉应无恙,白衣载誉归”“春暖花开,英雄凯旋归来”“欢迎可爱的抗疫天使平安回家”等标语,摇晃着五星红旗欢迎医疗队归来。

令我们诧异的是,这片段不存在于 SARS 的 S 蛋白中,而且在冠状病毒科的其他种类中也未观察到。这令人震惊,因为病毒不太可能在短时间内偶然地获得这种独特的插入片段……

这项结论更是进一步得到了美国国家科学院、工程院、医学院的院长们及其所代表的科学界人士的来信支持。

这项研究在发表后即引发了一些争议,有科学家认为通过这种方式创造的病毒是危险的,如果从实验室逃脱,更是不堪设想。比如,法国巴斯德研究所病毒学家 Simon Wain-Hobson 认为:

武汉病毒研究所:问心无愧

Juan Lubroth,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高级兽医官员

也就是说,论文认为,新冠病毒 S 蛋白的 4 个不连续位点被插入了 HIV 病毒的氨基酸序列。

Leo Poon,中国香港大学教授

对于阴谋论,我们要保持充分警惕——正如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刘永谋所认为的那样:

哈佛大学科学家、CRISPR 基因大牛刘如谦(David Liu)教授表示: 

比如说,针对印度学者的研究,一位大型制药公司的首席数据科学家认为,这个印度小组陷进了一些生物信息学研究的陷阱之中;哈佛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教授 Eric Feigl-Ding 则在 Twitter 上表示,自己不赞成任何没有根据的阴谋论。

漳州市中医院院长陈鲁峰说:“我们一直牵挂着你们,平安回来就好,谢谢你们为漳州、为漳州市中医院争光!”

Sai Kit Lam,马来西亚大学教授,发现了人畜共患的尼帕病毒

阴谋论除了在抗击疫情期间制造威胁全球团结力量的恐慌、谣言、偏见外,一无是处。

Josie Golding,英国惠康信托基金会流行病领域负责人

游岚岚的家人们亦录制视频表达思念,给她带去力量:来自父亲的鼓励,“女儿很棒!等你回家,我下厨为你做饭。”两个外甥女稚嫩地说:“欢迎白衣天使回家,你是我们的英雄,也是我们的榜样!”

此次疫情期间,数据信息做到迅速、公开、透明化共享,但却在当下遭受有关疾病起源的谣言和虚假信息的不良影响。我们在此一同强烈谴责 “认为 COVID-19 并非自然起源” 的阴谋论。世界多国的科学家都分析了病原体“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 2 型(SARS-CoV-2)”的基因组,并公开发表了分析结果,压倒性地得出一致结论,即此种冠状病毒起源于野生动物,这和其他许多新发病原体一样。

“到家抱抱我的两个孩子,吃家里的饭。”龙海市第一医院主管护师高艺滨说。

以下是 27 名科学家的声明全文:

Luis Enjuanes,西班牙国家生物技术中心教授

Christian Drosten,德国柏林夏里特大学医学院病毒研究所所长

据了解,漳州首批驰援湖北医疗队共7名队员,其中漳州市中医院4人,龙海市第一医院3人。全员于1月26日(正月初二)紧急出征驰援武汉,3月24日返闽,并在福州接受了14天医学观察后,平安健康回到漳州。

我们是公共卫生领域的科学家,始终密切关注 2019 冠状病毒病(COVID-19)的发生和发展,也对该疾病给全球人类健康福祉带来的影响深感担忧。同时,我们也看到特别是中国的科学家、公共卫生从业者和医务人员,务实、高效、迅速查明病原体,采取重大措施降低疫情影响,并与全球健康界分享成果,做到信息透明化。他们不懈的努力值得称赞。

印度学者的这篇论文之所以引起巨大的争议和关注,实际上还与另外一篇论文有关。 

1 月 31 日,有印度理工学院德里分校的研究团队在生命科学领域最大的预印本网站 BioRxiv 发表文章称,在新型冠状病毒病毒 2019-nCoV 的 S 蛋白中发现了 4 个插入物的氨基酸残基与艾滋病病毒 HIV-1 gp120 和 HIV-1 Gag 的氨基酸残基高度相似。

对此,来自英国的世界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坐不住了。

与家人、同事深情拥抱交谈,吃热腾腾的家乡卤面,在纪念防护服上写下名字和感想……一时间,医疗队队员们情绪激动,尽情享受着回家的喜悦。漳州市中医院护士吴丽榕生日已经过了,同事还为她准备了生日蛋糕。

27 名科学家联名谴责的阴谋论,其实正是来自一篇科学研究论文。

比如说,在印度学者的研究中,病毒并非是从自然进化而来——这就很容易让人质疑:引发此次疫情的新型冠状病毒爆发是人为的。

我们邀请更多人加入,一同支持武汉和中国各地的科学家、公共卫生从业者及医务人员。让我们共同在抗疫一线携手前行!

支援湖北医疗队员在防护服上签名、写祝福,留下纪念。龚雯 摄

Dennis Carroll,美国国际开发署新兴流行病威胁部门总监

“努力发扬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龙江精神’。”张民元说,医疗队在驰援湖北期间,收到患者的多封感谢信和多面锦旗,队员们均获得金银潭医院的荣誉职工和医疗队临时党委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总结

印度学者的阴谋论研究

武汉病毒研究所还表示:

生在湖北的张民元则感慨道,“在离开漳州的这段日子里,漳州市政府、各派出单位等都到队员们家中慰问、帮助照料家属,多个爱心企业捐款捐物,让我感受到漳州大家庭的温暖。”他还说,将继续回归岗位,竭尽所能为抗疫最终胜利作出更大贡献。

阴谋论的发酵,也让武汉病毒研究所不得不出来发声。 

Hume Field,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教授

2015 年 11 月 9 日,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传染病学家 Ralph Baric 团队在国际顶级学术期刊 Nature Medicine 杂志发表了一篇极具争议的研究论文。

雷锋网注意到,在文章中联名表态的科学家主要来自于美国、英国、德国、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也有来自中国香港大学的教授 Leo Poon。

Ronald B. Corley,美国波士顿大学教授,国家新兴传染病实验室主任

Rita Colwell,美国马里兰大学帕克分校教授

通过签署此声明,我们愿和所有继续在 COVID-19 暴发期间拯救生命、守护全球卫生的中国科学家及健康工作者团结在一起。疫情面前,我们同舟共济,与奋战在一线的中国同僚共同抗击这种新型病毒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