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临泽县教育局组织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信息技术学科教研联组开展“机器人及编程教学”观摩研讨活动。

活动采用专题讲座、示范课展示、现场观摩和研讨交流等形式进行。信息技术学科教研联组围绕《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政策背景、重要意义、和“八大行动”工作任务等作了专题讲座,并对全县教育信息化建设总体情况作了介绍;进行了《教育机器人(路口巡线) 》示范课展示,通过设置问题情景,组建任务小组,让任务小组展开比拼,编写程序、运行调试、完成任务等操作,让学生高效参与课堂教学,有效达成了教学目标。示范课结束后,联组成员还观摩了临泽二中STEM实验中心3D打印、机器人、无人机、航模、电子制作等社团活动,并围绕“实施创客教育培养学生核心素养,促进学校高质量发展”进行了研讨交流。

共享单车的烧钱大战已经偃旗息鼓,但资本的逻辑似乎没有变,近日,在杭州钱塘江边出现了多处“共享汽车坟场”。

“共享汽车坟场”再次暴露了这一行业的窘境,毕竟2018年的倒闭潮,就已经让共享汽车行业元气大伤。

随后记者来到了共享汽车“坟场”所在地,远远地可以看到,几辆吊车、货车停在里面,而数位工人正在紧张地作业。

一位在旁边农田劳作的村民告诉记者,这里的共享汽车已经停放了一年多,现在开始搬迁了。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来到了共享汽车停放区域的值班室,发现值班室门口贴着一张“车辆移库发运计划表”。

杭州市西湖区双浦镇上的共享汽车“坟场”火了以后,外张村这块被人遗忘的田地也不再无人问津。

至于车的流向,该司机表示这些共享汽车只是换了个地方放,“这些车不是要拉去卖了,是这里不让放了,他们公司要(把车)搬到桐庐的一个山沟里”。

全县义务教育阶段学校20多名信息技术学科教师参加了观摩研讨。

4月初,一段杭州共享汽车“坟场”的视频火了起来,再次让这一行业的窘境暴露无遗。毕竟2018年的倒闭潮,就已经让共享汽车行业元气大伤。

2013年,共享汽车“冒了个头”,开始等待自己的黄金时代。但五六年过去了,它还在等待。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

那么,货车司机口中的“车辆全部搬到桐庐”的操作,也是由第三方执行吗?

而上海文飞永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高飞向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分析,浙江左中右电动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将塘源村土地作为停车场,不排除依旧侵占农用地的可能。

对此,该负责人表示并不清楚,“如果是搬到桐庐去,那可能是我们公司在桐庐的业务发展需要”。

其向记者展示的地图也证实了这一点,这些被运走的共享汽车将在桐庐县塘源村“卸货”。公开资料显示,塘源村与外张村人口数量差不多,耕地总面积有2000余亩。

表格显示,4月3日是移库发运的第一天,当天移库发运的数量为118辆;4月4日移库发运的车辆数最多,达到193辆;4月5日和6日移库发运的车辆数分别为123辆和97辆。

可若要说它发展快,截至2018年底,共享汽车的用户规模还在千万级别徘徊,而同期共享单车的用户数已达到2.35亿。

4月7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来到双浦镇外张村,这是个不大的村庄,只有600多户家庭,耕地总面积不过1500余亩。刚到村口,记者就遇到了村里驶出的货车,而货车载着的,正是带有“微公交”字样的共享汽车。

离得近了,记者才被眼前的景象震惊:数千辆共享汽车躺在这里,与杂草相伴,甚至一眼望不到边。有的共享汽车身上沾了不少泥点,有的甚至出现了破损,但车身上的“微公交”字样依旧清晰。

随后,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来到了浙江左中右电动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左中右)总部。这些被“遗忘”的共享汽车,正是由浙江左中右负责运营。

摄像机、无人机出现了,一张张触目惊心的照片被传出;吊车、货车也出现了,因为这些共享汽车要被运走了。

据悉,临泽县深入贯彻全国教育大会精神,认真落实《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着眼“双最双高”(最阳光、安全,高质量、高成长性)校园创建,聚焦学生“兴趣特长、动手实践、创意创新”等核心品质和“好奇心、想象力”等创造性思维培养,强化顶层设计,夯实工作基础,丰富活动实践,积极推进全县中小学创客教育工作深入开展。2019年,5所小学初步建成“互联创未来”“少年硅谷”创客教室,1所学校入选“全省首批STEM教育实验校”,创客教育实施环境不断优化。

据浙江卫视此前报道,杭州西湖区国土分局双浦镇国土所认为“微公交”在外张村设停车场系侵占农用地行为,将配合政府相关部门在4月底之前整治到位。

上面这张照片,位于南京某处。多个品牌的共享单车因在市区内违规停放而被收缴运送至此地,形成了一座触目惊心的“共享单车坟场”。在全国,这样的“坟场”还有很多。各种颜色的单车堆在一起,像是美丽的花田,也是对盲目扩张的讽刺。

但微公交将这些共享汽车搬运至塘源村是否合规?或是如上述司机所言,此次搬运只是“换汤不换药”的做法?对此,现场身着“微公交”制服的工作人员并不愿意多谈。

看到这里,市场不禁想问:共享汽车究竟是烧钱的机器,还是赚钱的希望?

该公司品牌部门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在双浦镇的停车场属于暂时停放性质,“那边主要是2013年投放的车辆,比较老化。我们需要更新换代,所以现在那边的车辆已经交给第三方了,具体由他们来处理。”

外张村的共享汽车“坟场”靠近钱塘江,而在江边公路的一侧,停着11辆大型货车,其中2辆货车载有“微公交”共享汽车。

不过,上述司机向记者透露,“(桐庐)那边卸货的地方太小了,放不下,所以公司已经开始控制搬运货车的数量了”。

共享汽车坟场侵占农用地?

眼看着共享经济潮起潮落,共享汽车领域却始终不温不火。

一块近20亩的土地,相当于30多个篮球场,数千辆破旧的共享汽车,刚发新芽的青草……几个原本不相干的意象,拼凑出一幅复杂又“讽刺”的画面:一边是新生,一边是遗忘。

一位货车司机向记者表示,这里的搬运工作已经进行了三四天,预计还要继续十来天。“这里开始(搬运)的第一天我就过来了,这一块(共享汽车)多得很,这些车也不全是报废没用的,也有还能用的。”

如果说它发展慢,但从蓬勃发展到行业大洗牌,只用了两年时间,一度诞生了数百家共享车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