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法官,你好,我是赵某,我深刻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愿意接受法院的处罚,你看我这1万元罚款怎么交?”5月5日,“五一”假期刚过,山东省胶州市人民法院马店法庭的周法官就见到了前来缴纳罚款的赵某。这1万元罚款,是胶州法院今年开展打击虚假诉讼活动以来开出的第一张罚单。

日前,胶州法院马店法庭受理了一起民间借贷纠纷案件。原告赵某仅凭3年前向王某某转账7万元的银行流水,以民间借贷为由起诉要求被告王某某偿还7万元借款。但被告王某某在庭审中坚持主张没有向原告借过钱,7万元的银行转款是因给赵某介绍了一批工程后支付的业务提成。

《第二届全国中小学生创意大赛》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少儿频道原创大型创意类季播节目,聚焦6至14岁少年儿童创新思维和创造力的培养,通过“发现创意少年”“展示创意少年”“激发创意少年”“成就创意少年”四个阶段的比拼,为全国少年儿童搭建了一个“挖掘自身潜力、展现创新思维、学习交流合作、共同赢在未来”的创意嘉年华大舞台。

由此可见,培养孩子的创造力、激发孩子们的直觉思维意义重大。《全国中小学生创意大赛》通过巧妙的游戏比赛设置,激发孩子内心的直觉思维和创意灵感,让似乎习惯了应试教育和标准答案的孩子们,有机会打破束缚,放飞想象。这些美妙的灵感和“爱”的创意在大赛的舞台上耀眼生辉,令人回味、让人反思……其意义已远远超越了一个“儿童电视节目”,它是国家媒体呼吁全社会“关注、培养孩子创新思维,激发孩子创造力,提升综合能力”的又一次有力发声,更是让孩子学会表达爱、懂感恩的又一次全新探索。

亲吻“杀人蜂”的奇人:“三下蜇死牛”的毒虫让他年入百万

最终,胶州法院经过审理认为,赵某与王某某不存在借贷关系,属于以虚假陈述提起的虚假民事诉讼,依法驳回了赵某的诉讼请求。鉴于此案存在虚假诉讼的事实,赵某的行为有违诚实信用原则,违反了我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妨害了民事诉讼活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五条、一百一十六条之规定,对赵某作出罚款10000元的决定。

带着心中的疑问,承办法官依职权调取了赵某的银行卡内的往来账目,发现卡内一直有较大数额的资金,并不存在赵某辩称的因资金不宽裕才分两次向王某某提供借款的情形。面对法庭的深入调查,赵某的谎言一步步被戳穿,最终赵某承认7万元确系支付给王某某的提成。

据了解,“立体化线上立案系统”具有全天候、零距离、全方位三个突出的功能特点。通过这一系统,当事人随时随地可以向法院提交立案申请,并且只到法院跑一次,就可以完成立案。蔡慧永表示,在打造“立体化线上立案系统”的过程中,北京法院还采取了一系列配套便民举措,包括在立案环节配套推行“一次性告知”制度,增加在线调解、类型化裁判文书自动生成等功能。

群蜂两天将眼镜蛇啃成一副骨架

这样的方法不仅帮助刘定茂寻找巢穴挖出蜂王,还便于他观察大虎头蜂的生活习性,这些他一一充分地了解和记录。通过近距离观察,他也仿照野生环境建立蜂巢,当蜂王产卵孵化出10只工作蜂后,就把蜂巢埋到地下,由它们自行筑巢。

爱是人生的重要主题,也是孩子快乐成长的最好营养。心中有爱,眼中有光,孩子也就拥有了面对世界的勇气和力量。然而,面对日益丰富的物质生活,长期处于被照顾、被关爱的孩子们,经常会被描述为“只知道接受别人的爱和以自我为中心,不懂得也不会去表达对他人的爱”。真的是这样吗?5月11日,东北地区近千名创意少年齐聚辽宁省科学技术馆,运用自己的创意灵感,向全社会展现了他们的“爱的宣言”!

云南有一种胡蜂生性凶残,连眼镜蛇都吃,当地人称其“杀人蜂”。但“杀人蜂”又是一种难得的高端食材,还有药用价值。腾冲农民刘定茂看中了“杀人蜂”的市场前景,2011年的时候关闭了开办多年的摩托车销售铺子,转行开始养“杀人蜂”。他还在多个省份招收徒弟数百人,把养殖的一窝窝“杀人蜂”交给当地村民看管,带领乡亲们养蜂致富。刘定茂也因此成了乡亲们口中“刀尖舔血,险中求财”的奇人。

虎头蜂的个头是蜜蜂的十几倍,它们不采蜜,却爱吃昆虫和肉,就连有毒的眼镜蛇它们也吃。刘定茂说,有一次,一条眼镜蛇想闯进虎头蜂的巢穴,却被蜇了出来,上百只虎头蜂群起攻之,眼镜蛇毫无招架之力,不一会儿就瘫软不动,活活被蜇死。两天之后,他发现那条眼镜蛇还在蜂巢附近,只是皮肉被虎头蜂吃个精光,留下一副完美的眼镜蛇骨骼。

紫牛新闻记者 任国勇 受访者供图

2017年10月,去山林里搞虎头蜂的经历,刘定茂至今记忆犹新。当时他们一行人穿着像宇航员的太空服一样臃肿的防蜂服,面罩、胶皮手套、鞋子,浑身上下丝毫不敢露出一点缝隙,因为一旦惊扰到蜂群,群蜂就会像雨点一样“砸”向防蜂服以及面罩。

刘定茂说,任何行业都有风险,养殖大虎头蜂要掌握技术就不能心急,急性子的人不适合与“杀人蜂”打交道,并非只要入行就能致富,苦干也要巧干。

这就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少儿频道《第二届全国中小学生创意大赛》地面选拔活动第四站——沈阳站的活动现场! 少儿频道主持人小时主持了本次活动。

“群蜂撞向我们时,声音很大,我们之间互相讲话都听不到。”刘定茂说,即使戴着面罩,眼睛也不能向上看,因为虎头蜂会往面罩上扑,喷射蜂毒。那次,他们一靠近蜂巢,上千只工作蜂扑面而来。平时负责筑巢、觅食、喂养幼虫的工作蜂,一旦蜂巢受到侵犯,它们会奋起御敌。在挖蜂巢时,刘定茂的眼睛被蜂毒喷溅到,眼泪直流,不得不退出现场用清水冲洗,好在蜂毒没有进入血液。但那次一名姓蒋的工人因没有穿戴连体防蜂衣被蜇伤,紧急送医治疗住院两天才好转。

孩子心中藏着万千爱意,也许,他们平日只是缺少了一个自由表达的机会,一个用创意去传递爱、呈现爱的舞台。今天,孩子们正是在创意大赛这个舞台上,通过趣味盎然的现场创意比拼方式,用最本能的直觉思维和感恩之心,第一时间展现了他们对“爱”的理解,传递着心中那份对父母、朋友、老师、社会最最真切的爱意和祝福,这就是孩子们“爱的宣言”!

这种最直接、最本能的感受,正是直觉思维的体现,也是激发灵感和创造力的重要元素之一。爱因斯坦曾说,科学研究还有创造发明真正可贵的因素便是直觉思维;前苏联科学史专家凯德洛夫则更为直接地论述“没有任何一个创造性行为能够脱离直觉活动”。古往今来,许多领域的重大发现都是基于直觉思维:在浴缸里洗澡时感受到来自水向上的托力,阿基米德灵光一闪,发现了浮力及辨别王冠真假的方法;在敏锐直觉的引领下,法国数学家费马提出著名的”费马猜想”,虽没有”充分理由”但已被证明是正确的;病床上的魏格纳观察世界地图时,发现非洲与南美洲的地图似乎曾经是一个整体,他凭借直觉大胆提出了“大陆漂移”的观念……

对蜂毒的反应因人而异,虽然“三下蜇倒一头牛”的说法有点夸张,但有的人被蜇后确实会出现严重过敏反应,呼吸困难、休克危及生命。所以为了应急,刘定茂他们每次挖蜂巢都随身携带抗过敏药物。

说起来轻松,但获取财富的过程却是极其危险的。

一条眼镜蛇被“杀人蜂”吃得只剩骨架。

他在蜂腰上套白羽,跟踪找到蜂巢

清明后的这几天,刘定茂养殖的虎头蜂幼虫破蛹而出,成了成虫。这个时候,他要把一窝一窝的成虫送到农户或者徒弟家里。“每窝大概十几到二十只成虫,有一个蜂王,其余是工作蜂,我把这些成虫交给农户们养殖、繁育,获得的利益再分成。”刘定茂透露,一窝成虫最高时可卖到两万元,价格最便宜时也能卖六七千元。到了9月份,可以取蜂毒卖钱,蜂窝也是中药材。10月和11月是虎头蜂蛹化期,也是收获期,蜂蛹每斤可卖到150元至180元,蜂蛹多浆、汁饱满,蛋白质含量极高,是难得的上好食材。

本报讯(记者 赵加琪 通讯员 郭海丽)“趁着排队等待时间,在微信上填好信息,到窗口一扫二维码,5分钟就搞定啦,法院立案真高效!”5月8日,在北京朝阳法院打官司的高女士对法院微信快速立案系统赞不绝口。当天上午,北京高院在朝阳法院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立体化线上立案系统”便民服务功能,承诺网上预约立案24小时“不打烊”。

挖蜂遇到抵抗,蜂毒透过面罩溅进眼睛……

按照刘定茂的说法,从虎头蜂身上琢磨致富路不仅仅是他,在当地自古就有人琢磨,但大虎头蜂太凶险,几乎没有人规模化养殖。不过还是有人收购大虎头蜂的蜂王和雄蜂,买回去可以做种进行人工繁育,也可以用来泡药酒祛风湿。刘定茂有一次在浏览网页时,发现有人收购虎头蜂以及蜂蛹,他由此判断大虎头蜂有市场前景。2011年,他关掉卖摩托车的店铺,办理了相关养殖证件,转行养大虎头蜂。他购买书籍,研究虎头蜂的习性,但往往一本书读下来,根本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大虎头蜂的习性记载很少。

对于刘定茂来说,他与“杀人蜂”打交道这么多年,每次收获都是惊心动魄,迈入这个行业,他是为了让生活过得更好。这几年,刘定茂把养蜂技术传授给当地村民,还有不少人莫名来拜师学习养殖技术,数百人成了他的“徒弟”。刘定茂告诉紫牛新闻记者,现在他们养蜂的年产值达600多万,跟村民分成之后,自己能获利100多万。

“其实,最初的三四年时间很痛苦,把以前卖摩托车的存款都垫上去了,虽然资金投入不大,但很花精力,家里人也为我担心,之后才慢慢好转的。”刘定茂说,在成功驯养大虎头蜂后,他把过冬筑巢的蜂王免费送给周边想养殖大虎头蜂的村民,请他们帮忙看管,最后获得的收入五五分成。

同时,当事人还可以利用在法院立案窗口排队等候的碎片化时间登录微信快速立案系统。在填写案由、诉讼标的金额、当事人身份信息等案件要素后,系统会自动生成带有立案信息的二维码。立案法官扫描当事人提供的二维码,案件信息即可自动导入立案系统,既能够保证案件信息录入的准确性,又提高了窗口立案法官工作效率,节省了当事人立案等待时间。

带领村民致富,他年入过百万

刘定茂说,那些不带刺的雄蜂进食的时候,他是可以抚摸它们,甚至可以亲吻它们;但如果是蜂王和工作蜂,那可惹不起,他就得把自己裹得像太空人一样防止被攻击。

正如2013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卡林加奖”的获得者、中国科技馆原馆长李象益教授所言,“创造 是孩子们决胜未来的能力”,影响和决定着孩子的未来。如果忽视了对孩子直觉思维和创造力的培养,孩子敏锐的观察能力和直觉判断能力就会衰减,创造力也会因此受阻。引导、帮助孩子们获取广博的知识阅历和丰富的生活体验,并以此为基础鼓励他们大胆猜想、积极质疑,真诚、客观地对待自己的“感觉”,融合科学与艺术,点亮自我与生活,这既是时代发展的脉搏,也是大赛的拳拳之心。

在当地,许多人喜欢吃蜂蛹,每年时节一到,许多蜂蛹经销商开始向他订货。

目前,北京法院还与天津、河北法院共同建立了京津冀跨域立案工作机制,当事人或其代理人可以通过法院自助立案平台提交起诉材料及证据,符合受理条件的,由管辖法院直接予以登记立案,当事人在“家门口”就可立案。据介绍,京津冀跨域立案已适用于北京、天津全辖区中基层法院及河北省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及辖区15家基层法院管辖的一审民商事案件、执行实施类案件。

承办法官告诉记者,我国《民事诉讼法》第13条第1款规定:民事诉讼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当事人和其他诉讼参与人在进行民事诉讼活动时,主观上应当诚实和善意,不得进行虚假陈述,不得误导和欺骗法庭,这是诉讼法上诚实信用原则的基本要求。近年来,虚假诉讼案件屡有发生。根据《民事诉讼法》规定,当事人之间恶意串通,企图通过诉讼、调解等方式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法院应当驳回其请求,并根据情节轻重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刘定茂带着工人在山里挖蜂巢,虎头蜂就在他身边飞舞。

在1小时的时间里,面对“爱”的主题,孩子们利用草帽、瓦楞纸、棉花以及一些点缀性的植物等物料,灵感涌现,打破常规,用心中最直接的感受把这些生活中熟悉的物料“点石成金”,变成了一件件让人拍案叫绝的创意作品、一份份暖人心扉的满满爱意:一把 “蔬菜花”是母亲等待已久的诚挚祝福,一场“烟花盛宴”包含的是孩子最渴求的一家团圆,一张线条简陋的“脸谱”背后是孩子们对中国国粹的尊敬和热爱,一片茂密的“森林”象征着始终守护着我们的祖国母亲……孩子们用自己的创意,让我们感受到了关心关爱,看到了分享奉献,体会到了“拳拳爱国心”,更见证了他们敢想敢做的勇气和自信!

此次大赛得到了学校、家长及有关社会机构的高度认可和积极参与,中国科协青少年科技中心为本次大赛的支持单位。作为本站活动协办单位的辽宁省科学技术馆是一座集科普教育、科技交流、休闲旅游为一体的综合性科技馆,95%以上展品可参与互动,为观众营造、再现科技实践的趣味学习情境,这样的场馆环境和人文背景,也与大赛相得益彰。接下来,大赛将完成华东区(杭州站)和华北区(北京站)最后两大地区的地面选拔活动,继续地毯式发掘、遴选创意少年,原生态展现孩子们的创意风采,最终将选出24支队伍晋级大赛电视录制阶段。

说起“杀人蜂”,刘定茂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它的别名叫虎头蜂,属于胡蜂的一种,其体型比一般胡蜂要大,由于毒性大,攻击性强,在云南流传这么一句话:“杀人蜂三下能蜇死一头大水牛”。但在刘定茂看来,这些虎头蜂是可爱的小宠物,可以随意在手上把玩。刘定茂拍了一个视频,视频中他捏着一只虎头蜂,放在脸颊旁,虎头蜂猛烈振动着翅膀,他说像小电扇,他还用手一把一把抓取虎头蜂。

2016年,刘定茂的销售额将近200万元,经过分成和消化人工成本之后,开始盈利了。2017年10月,刘定茂一共养了100多窝大虎头蜂,分布在云南省内的2个县市,白天晚上都加班加点挖蜂巢,虽然冒险,当年一窝蜂巢卖到两万元。他把预备蜂王带回养殖棚交配,顺利过冬的预备蜂王成为来年新的蜂王,优质的蜂王一只最贵能卖到300元。一只蜂王可能产出几万只工作蜂,往往一窝蜂有1000多只预备蜂王。

愿心中有爱的创意少年们永怀探索、创新之勇气,敏于捕捉每一个灵感瞬间,照亮我们的未来之路!

蜂王从哪里来?没有种源怎么办?既然决心“刀尖上舔血,险中求财”,他只好自己冒险去山里抓野蜂王。他发现大虎头蜂喜欢吃蚂蚱和肉食。但是密林里光线昏暗,即便发现大虎头蜂,很难跟踪。刘定茂想出一个办法,很像《神雕侠侣》里小龙女在蜜蜂翅膀上刺字“绝情谷底”向外传递信息,只不过他的方法是反向寻找。他砍了一根芭蕉树枝叶,从芭蕉叶里抽出一根很细很有韧性的筋,他搓成一个小小的绳扣,并将轻盈的白色鸡绒毛拴在绳扣上。他在大虎头蜂出没的地方拿出事前准备好的蚂蚱作为诱饵。当大虎头蜂专注吃蚂蚱时,他将一端绑有白色鸡绒毛的绳扣套在大虎头蜂的腰上,这样,大虎头蜂在搬着食物飞往巢穴时,刘定茂盯着那团白色鸡绒毛就能找到“落脚点”。

刘定茂的徒弟说,一开始见师傅没有任何防护就这样抓取虎头蜂,真心为他捏一把汗!

在审查过程中,承办法官敏锐地感觉到案件中不合常理的两个问题,一是赵某在向王某某提供借款后为什么在长达3年之久不索要借据?二是7万元借款为什么分两次银行转账?

那是不是这些蜂被驯养得通了人性,真的听他话了?其实不是。